您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动态 > 站内动态 >

靠一台缝纫机维持一家人生计的老王:缝补30年,见证嘉禾墟变迁

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5-21返回新闻列表 >

靠一台缝纫机保持一家人生计的老王:补缀30年,见证嘉禾墟变迁

南方都市报 ? 南都语闻原创2020-05-20 21:16检查

文 | 郭新国(广州)

信任许多广州人知道白云区嘉禾墟望岗村这个村名,源于2010年广州亚运前夕地铁2号线和3号线的注册——地铁嘉禾望岗站便是两条线路的交会点。

嘉禾墟,地处广州北郊,是国道106两旁连绵150米的集市。地铁的注册让嘉禾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。周末嘉禾广场前的大广场忽然冒出的人群,昭示了邻近的厂房、村落集合着数以万计的外来“淘金”者。

来自四川的成衣老王便是其中之一,在这儿,他干了整整30年,度过了人生中的黄金岁月,也见证了嘉禾墟的变迁。

6年合同工,没赚什么钱

从嘉禾墟十字路口,往百花岭北街路拐进去100多米,就能看到老王的店了,坐落一栋农人出租屋的一楼。

疫情下的一个周末,店里比较喧嚣,只要老王一个人守店。我走进去找老王改裤脚,并与他聊了起来。

老王是1990年来嘉禾墟的,并且一向呆在这儿,仅仅挪动了几个方位罢了。那时,他仍是一个23岁的小伙子,和堂弟一起来广州打工。起先,在嘉禾墟一家私家小制衣厂上班。一个月薪酬很低,才两百多块。尽管薪酬不高,但那时物价廉价,老王笑着说:“坐公交车到广州才三毛钱,从广州坐到人和镇才一块五毛钱,现在两块钱了。”

老王慨叹,“嘉禾墟改变真是大”。1990年,马路对面的嘉禾农贸市场那里仍是一片稻田,街这边的佳扬商场仍是一个村队部。开往人和镇的公交车510曾是仅有路经这儿的公交车,但开了又停,上世纪九十年代很长一段时刻只能坐农运车。那时,只要两车道,路两旁是黑魆魆的松树,下水道是翻开的。晚上从市区打出租车回嘉禾,司机一般不会去,由于不安全和没有回头客。

现在马路两旁楼房树立,连嘉禾望岗也成了三条地铁线的纽带站。嘉禾广场盖好后,前面的大广场成了外来打工者集会的场所,摩肩接踵。

老王在嘉禾的前六年是做合同工。从1990到1996年,他在本地私家老板家打工,主要做窗布、蚊帐等。老王说,其时要不是签了合同,早点跳出来,自己摆摊,早就发财了。他有老乡自己在街头摆摊,改裤脚1块5毛钱一条,几年下来也赚了十几万,回家盖房了。而他六年也没赚什么钱。现在,物价上涨这么快,改裤脚也才收五块钱一条。

(2016年12月27日,广州嘉禾望岗地铁纽带一带。现在的嘉禾望岗三线交会,人流量巨大。CFP图)

摆摊单作,顾客回头率高

1996年合同期满了之后,老王就自己摆摊干了,租了人家屋檐下一块当地。主要做改衣服、补衣服等活儿,很少做新衣服,由于没有东西。

老王说,十几年他都是不开高价,不由于生客熟客乱开价。所以他做的顾客回头率高,或许能够说,他做的基本上是老主顾,比方街上的,望岗村的等。他的顾客拿衣服来,一般不问价,约好时刻来取即可。

他说,有意思的是,邻近校园一名学生做学生经常在他那里改校服,补衣服。后来嫁人了,嫁到白云区其他镇上,生了孩子后,由于一向认可他的手工和公正的价格,所以隔一段时刻都拿着一包衣服来找他改改补补。

我的搭档也基本上都是老王的老主顾,每次,他们要改裤脚,总说一句:“拿到老王那里去,手工好,价格实惠。”“老王”在咱们单位现已成了“成衣老王”的简称了,不需要解说了。老王的价格确实实惠,比方改裤脚收五块,换裤腰带橡皮筋也是五块。

一位妇女拿一条裙子的裤腰带来缝,他只收了两块钱。只见老王拿起长长的剪刀剪一块布条补口袋,翻开布条,看准了,一刀下去,一块长方形的布条就剪出来了,似乎用尺子裁下的纸片那样规范。

儿子上了大学,长成帅小伙

老王一家四口我知道三个。他1992年成婚,女儿次年出世,儿子1995年出世。现在女儿出嫁做妈妈了,儿子在上大四。

老王的老婆也是四川的,比较强健,皮肤白净,也会做缝纫,是老王婚后教会的。当老王外出进货时,老婆便顶替他干活,但复杂点的手工还得老王亲自动手。

老王的一儿一女都是在广州出世和长大的,女儿读到初二就停学打工了,儿子读完初二回到老家读书,由于英语好,考进了要点班,后来考上了四川大学,学工程设计。我至今还记得那个文静、怯生生的小孩的容貌,一个很明理的孩子。

老王印证说,儿子确实很明理,他看见爸妈很辛苦,还要养患病的爷爷奶奶和外婆三个白叟,所以学习一向很吃苦。当姐姐初二计划停学时,儿子都自动劝姐姐:“你现在不读书了,将来再也回不了校园哟!”但姐姐真实无心读书,坚持停学打工。

儿子自小爱画画,老王曾想拿钱让他去上培训班,儿子很明理,说:“爸爸,那要花许多钱,我自己画就行了。”儿子最终考大学仍是报了和画画相关的工程设计专业。

提到儿子,他很高兴,眼睛放出亮光,似乎拧开了一盏手电筒,他翻开手机给我看儿子现在的容貌,那个文静的、怯生生的小男孩早已长成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了。老王说:“一米七多了。”

老王的父亲和母亲都中过风,为了医治他们,他先后和弟弟花了四十多万,母亲没治好,但父亲治好了,现在83岁走路都不要拐杖。父亲最喜欢喝六合一号,每年春节,老王都从广州带两箱回去,白叟家非常高兴。提到这儿,老王高兴地笑了,满脸的皱纹漾开,似乎一簇菊花。

30年最惋惜没买套房

嘉禾墟上,和老王相同开成衣店开了二十多年的有另一家,姓黄,也是四川人。人家早在几年前就不做了,说是由于眼睛老花了,穿不了针。而53岁的老王则说自己眼睛还好,“不必戴眼镜。”但关于将来能做多久,他心里没谱。由于现在他租的四平方米的店肆一个月要三千多,租的一房一厅一个月要800多,一个月加上房租水电,开支近五千块。他算了一下,一天,他要给房东一百多块钱,所以压力比较大。“基本上一年只要春节那十几天歇息。由于你守店,要迁就人家的时刻,他人随时来找你,你得候着。”

可是光改改裤脚,换换裤带橡皮筋,补缀缀补,挣的钱哪里够用呢?老王说:“当然不行,但兼开着小士多,卖水,卖烟……”城里的人喜欢吃夜宵,所以常来买烟,他和老婆轮番守着店,到清晨三四点才关门。卖一些水和烟,一个晚上赚几十块,一个月七八百块的房租就有着落了。不过,现在年岁大了,不会守那么晚了。

老王说,房租还有两年到期,等儿子大学毕业找到工作了,他就去找个轻松点的事干干。

和老王聊的一个多小时,楼上的房东下来贴招租广告,老王立马停下手中的活儿帮助。中心有个人将停在他店前的车开出去,老王自动帮助指挥。不时,还有近邻店的老板来和他谈天。两个小伙儿来改衣服,改完后自己拿起熨斗加烫了几下。老王笑着戏弄:“我烫的衣服,你定心,确保你出去能找个靓女做女朋友。”

热心开畅的老王,让我想起若干年前刚迈入中年的他,那时,他还藏着一字黑胡须,表情严厉,干事风风火火。或许儿女长大成人,白叟身体还好,老王身上的担子轻松了些。

在嘉禾呆了30年,老王也有惋惜的事。他说,最终悔的便是没有买套房或买个铺面,假如当年买了,现在能够靠收租吃饭了。

“没想到嘉禾改变这么快!”老王又一次说道。


【征文启事】

爸爸妈妈子女一场,终究意味着什么?是相互生长的修行?仍是渐行渐远的别离?母亲节和父亲节接二连三,作为父亲母亲,在与孩子的共处中,你有何感受?

南都语闻第五期征文来了,写下那些与“后浪”共处过程中,让你感动、动火、发笑、沉思的故事……

体裁:非虚拟(文言文、诗篇在外)

字数:800-3000字

征文目标:面向喜好非虚拟写作的一切创作者

截稿时刻:2020年6月21日

投稿方法:请将著作发送至nanduzaocha@126.com,邮件命名为“家有神兽+作者名字”,文章内容贴于邮件正文。如能供给配文图片更好。

请在著作正文文末留下您的名字、联系电话,便利修改部与您联络。


修改:刘兰兰